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四卷 青衣歸來 第225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許久,西峰之巔死寂一般,人們望著地上密密麻麻的鐵矢和插滿了翎羽箭的尸體,還沒有從方才的震驚中緩過神兒來。

    “重過闊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后,白頭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

    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忽聞尸首堆中傳出了吟詩聲。

    寒生趕緊跑過去一看原來是關教授,數支箭矢深深的嵌入了他的后背,但其雙手仍然護著身下的杜十娘。此刻他和柳十三兩人都已經奄奄一息,但都還有留有最后一口氣,鋒利的箭支穿透胸腔已經來不及救治了。

    虛風道長幫助寒生將他和柳十三挪到一旁,然后攙扶起下面的杜十娘,她似乎沒有受到重創,只是兩支翎羽箭蹭破了大腿皮肉而已。

    “李公子,柳十三”杜十娘含淚嗚咽著呼喚著他倆。

    “十娘,”關教授的嘴角邊露出一絲微笑,口中斷斷續續的吟道,“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悲哉人道異,一謝永消亡萬事無不盡,徒令存存者傷”這首南朝沈約的悼亡詩尚未誦完,他便腿一蹬咽了氣兒。

    柳十三則大口喘息著,迷離的目光游離著似乎在尋找什么人。

    “師父,有良在這兒。”有良趕緊近前抓著他的手難過的說道。

    “黃老魘”柳十三吐出粉紅色的血沫。

    “俺用您傳授的‘鬼門十三針’殺了黃老魘。”有良告訴他。

    柳十三先是愣了一下神兒,然后嘴角邊現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藥王的‘噬嗑針’,你,你終于找到了?”

    有良點點頭,眼眶里噙滿了淚水。

    “塵世之中還有很多魘,那個在李家溝閃電一擊殺死廖神婆的就是一只大魘,今后千萬要要多加小心,”柳十三喘息了片刻,用盡最后的氣力說道,“有良,還記,記恨師父毀了你的一只眼么?”

    “早就不恨了。”有良此刻早已是熱淚盈眶了。

    “那師父就瞑目了。”柳十三長吁了一口氣,就此闔然而逝。

    “‘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妾身此生何幸,得二位知己相隨不棄,”杜十娘望著兩人的漸漸冷去的尸身長嘆了一聲,幽幽說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唉,君既去,杜媺焉能獨活?”

    說罷,杜十娘手中銀光一閃,兩根毛線針瞬間刺入了自己的心臟,她臉上帶著一絲凄苦的微笑,慢慢的向前撲倒在了關教授和柳十三的身上。

    眾人大驚,寒生急忙近前探試鼻息,那十娘已然氣絕,可嘆一代名妓魂斷香消就此逝去。

    有詩為證:“西峰山上訪雁丘,新垅依依癡關柳。青囊殘卷今猶在,何人曾記杜老媺?”

    有良淚眼漣漣的扭過頭去,當初是怨恨過柳十三欺騙自己而弄瞎了一只眼,但此時此刻的心中卻是充滿著不舍之情,他和關教授對杜十娘至死不渝的愛情,令自己的心靈震撼不已。

    突然,他瞥見伏在地上的舂衣仙身子微微動了下,于是趕緊過去瞧看。

    老太婆后背上的翎羽箭已將她牢牢的釘在了地上,嘴里似乎在含糊不清的呻吟著什么,有良俯下身子將耳朵湊近前去,聽到了她那微弱的聲音:“嫪毐后人心房之血喂食魂魄,會,會尸變為綿尸”一句話還未落音,頭一歪便也死去了。

    望著舂衣仙的尸體,有良心里不由得肅然起敬。

    黃老魘灰飛煙滅,那座七彩覆缽也就自然的消失不見了。

    “阿彌陀佛”古空禪師口誦佛號站起身來,隨著一陣輕微的“簌簌”聲,僧袍瞬間變成了灰燼散落一地,他頓時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立于眾人面前。

    “罪過,罪過。”老和尚面紅耳赤的趕緊用雙手捂住私處難為情的說道。

    衛道長見其難堪,隨手除下自己的道袍披在了老和尚身上,他是在空中箭雨落下之前搶先躲到寒生的背后才避過了一劫。

    這時,大家的目光望向了豬妖,驚訝的看到他通體黑黢黢竟然如墨一般,身上的表皮已經炙烤得炭化了,就如同宰殺的肥豬經火燎后似的,蓋因其無古空禪師寒涼的老陰之氣護體之故。

    此刻清冷的山風拂過,豬妖炭化了的表皮一塊塊的剝落,露出下面一層白嫩的真皮,原本的臊臭味兒沒有了,空氣中彌散著一種淡淡的類似烤乳豬香氣。

    “哈哈哈,”豬妖身子一抖站立起來,胯下垂著一根碩大的陽具,一面搖晃著肥胖的豬頭贊許說道,“了去大師,費叔果然沒有看錯人,你滅掉了黃老魘,這可是為黨和政府立了一大功啊哦,胳膊傷了不要緊,你即刻以‘夢遺掌’冷藏斷肢與我馬上乘機返京,301醫院的肢體再植技術很高明,一定會重新接駁上的。”

    有良望著他冷笑道:“費叔,方才你不還是要大家鏟除俺和二丫么?”

    此話令那三位曠世高手大為尷尬,“阿彌陀佛,是老僧的罪過。”古空禪師口誦佛號懺悔道。

    豬妖則面色不改,仿佛沒聽見似的。

    “費叔,你的血怎會在301醫院玻璃房的冷柜里?”有良突然問。

    虛風道長聞言大吃了一驚,愕然道:“難道費叔是想將自身的血漿輸入到國家領導人體內,以便可以控制他們,就像方才對待黃老魘那樣?怪不得楚大師臨死前說‘中原大好河山將來竟要淪為豬的天下’呢。”

    眾人聞言均感到不可理解,此事太過荒唐。

    “憨頭憨腦的大傻豬么?太好笑啦,嘎嘎”嘟嘟蹲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

    豬妖在大家的嘲笑聲中憤怒的給予了嚴厲駁斥:“兩千五百年前,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提出‘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樣的愚蠢問題,可至今人類還在苦苦的思索弄不明白,你們又有什么資格看不起豬呢?”

    古空禪師聞言點頭道:“世間萬物皆有靈,眾生之間不能厚此薄彼。”

    “豬的DNA基因序列與人的相似度甚至超過黑猩猩,有許多特點是其他所有靈長類動物身上找不到的。譬如無毛皮膚、厚厚的皮下脂肪,淺色眼睛,突出的鼻子與厚重的睫毛等等。此外”豬妖目光環視了一圈,接著闡述說,“豬的皮膚組織和心臟瓣膜與人極其相似,所以已經廣泛的應用于人類的臨床醫療手術之中了,當然,也包括心、肝、腎等內臟器官的移植。”

    “善哉,善哉。”古空禪師頜首道。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美國喬治亞大學的Eugene Mocarthy(尤金.麥肯錫)博士論證了人類是遠古母黑猩猩和野公豬雜交的后代再與黑猩猩交配所產生的,這一論點揭示了人類的起源,有力的回答了先哲蘇格拉底的疑問,你們難道沒聽說么?”豬妖口若懸河,言辭間甚至還夾雜著一句美式英語。

    “阿彌陀佛,生死六道輪回,皆因業力所致也。”古空禪師說道,似乎也贊同豬妖之言。

    有良低頭尋去,那白胖的怪嬰活師正扛著畫軸躲在自己的大腿后面探頭探腦,于是他便伸手取過畫軸用力的抖開平攤在地上,然后一頭扎了進去

    眾人見之無不愕然,他怎么忽然就沒了蹤影?

    當有良再出來之時,身旁影影綽綽多了個身著一襲蔥白色素衣的女子,面色慘白而移步無聲,寒生等人都看出來這是一具中陰身魂魄。

    吳鳳嬌來到舂衣仙的尸體前雙膝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有良輕輕的拔出插在老太婆左胸上的翎羽箭,頓時鮮血自傷口處汩汩淌出,鳳嬌俯下身子將嘴湊上去吮吸著嫪毐后人的心房之血。

    眾目睽睽之下,眼瞅著那白衣女人的身影漸漸清晰起來,原本蒼白的臉上有了血色,未幾,她站起身來“噗通”一聲跪在了有良的面前。

    “謝謝有良哥的成全。”她感激涕零的說道,人們聽出來講的是湘西土話。

    有良轉過身來指著豬妖,口中冷冷說道:“風嬌,此人就是在深圳禍害你的那個費叔。”

    吳鳳嬌愕然的望著這個豬頭人身的赤裸怪物,驚訝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嗯,你就是那個自縊身亡的湖南妹子,我已經請了去大師給你父母送去了一百萬的補償金,我們之間的恩怨應該就此了結了。”豬妖貌似誠懇的說道。

    “你斷送了風嬌的一生,以為用錢就能買得到么?”吳鳳嬌憤怒的質問道。

    “哼,天下的女人,費叔玩的明星、記者,女官員多了去了,你一個小小的打工妹又算得了什么?一百萬足夠你掙一輩子。”豬妖振振有詞的說道。

    有良獨眼凝視豬妖,口中冷冷的說道:“費叔,強奸風嬌而毀了她一生的幸福,你必須要付出代價。”

    “好吧,要多少錢開個價,費叔我照付就是。”豬妖兩手一攤,顯得很是無所謂。

    有良突如其來的一把抓住豬妖的手腕,勞宮穴緊緊的粘住他的手厥陰心包經內關穴,一股強大的吸力驟然而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棋牌玩法 168娱乐平台 信誉棋牌客户端 挂机赚钱APP最新版本 天天棋牌安卓手机版 斗地主棋牌游mx47典 cn戏 捕鱼大师23 电竞比分直播比分网 多乐彩 猎鱼达人3d聚宝盆炉子 可以赚钱的答题软件哪个好 倩女幽魂手游家具赚钱 彩票计划软件 新疆十一选五 阅读赚钱小号 球探网蓝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