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三卷 天地玄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玄地黃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寒生彎腰拾起了小石匣,驚奇的問道:“墨墨,這是什

    么東西?”

    墨墨搖了搖頭,回答道:“這是我在地臍秘道里撿來的,不知道這小盒子里裝的是啥。”

    寒生借著黎明的曙光,仔細的端詳著石匣,看樣子這東西很是古老,表面鐫刻著一些象形文字,有日月山河,還有一只從未見過的獨角怪獸。

    “怎么才能打開它呢?”寒生翻來掉去的看了看,卻找不到開啟之處,于是將伏尸魄發動,睜開了蠅眼細瞧。最后在那只怪獸的身上發現了蹊蹺之處,牠的嘴巴里有一個極細小的孔洞,于是,寒生伸手自懷內掏出小布包,取出一根銀針,小心翼翼的插入小孔之中……

    輕微的“咔吧”聲響起,石匣的蓋子驀地彈開了……

    寒生等人定睛望去,見石匣內盛著一只小小的龜甲,硬甲上刻有十余個甲骨文,仔細的辨認了半天,結果還是一個字也不認識。

    “這龜甲上究竟刻的是什么字呢?保管的如此嚴密,肯定是有原因的……”寒生疑惑不解的說道。

    沈才華站在旁邊躊躇著說道:“寒生爸爸,靈胎什么都知道,讓我來問問它吧。”

    “也好。”寒生微笑著點點頭。

    沈才華自口袋里掏出靈胎來,托在手掌心里,和顏悅色的問道:“靈胎,靈胎你醒醒……”

    靈胎打了個哈欠,緩緩睜開了眼睛,發出了極纖細的聲音:“天還沒亮呢……”

    “我知道,”沈才華趕緊哄著它道,“這里有些字,我們都不認得,但是你肯定會知道的。”

    靈胎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來問道:“字在哪兒?”

    寒生將龜甲遞到才華的手里,靈胎光著小屁股扒在了龜甲上,表情嚴肅的仔細看了起來。

    “靈胎,你認得這上面的字么?”沈才華焦急的催促問道。

    靈胎點了點頭,道:“當然認得啦。”

    沈才華大喜,忙迫不及待的問它:“那字寫的是什么?”

    靈胎以濃厚的贛北口音逐字逐句的念道:“鼻屎耳屎,吾屎吾吃,香屎何求,鬼壺祝由……”同時在沈才華的手掌心上盤腿大坐,兩只手分別摳挖著自己的鼻孔和耳道,并且往嘴巴里面抹去,表情似乎顯得很陶醉般……

    沈才華愕然不已,目不轉睛的盯著靈胎那古怪的動作,仿佛竟有似曾相識之感。就在這時,一道靈光驀地閃過腦際,令他驟然間茅塞頓開……那是一種肢舞,“豬油神功”中最高深的肢舞動作——第十八式“天玄地黃”……

    沈才華“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雙手食指探入鼻孔和耳道之內,分別剜出一對干鼻屎和兩塊濕乎乎的耳屎來,也不管其有多么惡心,一股腦兒的塞進了嘴里……

    “鼻屎耳屎,吾屎吾吃,香屎何求,鬼壺豬油……”他也高聲的隨著誦念了起來。

    這十六個字,正是月光石棺和關中地臍石門上面鐫刻著的“彼尸爾尸,無尸無氣,相尸何求,鬼壺祝由……”四句偈語,他們根本未曾想到,這正是開啟“鬼壺”的咒語。

    “嗚嗚……”驀地,寒生手中的“鬼壺”腔體內傳出了一絲古老蒼涼的韻音,隨之,骷髏頭竟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以至于他要用力的握住,才沒有脫手飛出。

    風后“鬼壺”發出了極強大的磁場……

    此刻,從寒生、沈才華和墨墨的眼睛里望出去,整個天地之間都變了,黎明的曙光漸漸的暗淡了下去,天空已呈藍黑之色,而大地則是一片土黃……

    《周易.坤.文言》曰: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

    后人為押韻,改成了“天地玄黃”,因而南朝《千字文》中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風后乃是中原祝由術之鼻祖,骷髏頭內凝聚其畢生巫術能量,沈才華以祝由十八式“天地玄黃”開啟了“鬼壺”,釋放出巨大的生物磁場,以至于周圍之人都產生了幻覺,仿佛回到了遙遠的宇宙洪荒時代。

    天空中的顏色深藍近乎黑色,謂之“天玄”,黃土高原、黃河水、炎黃子民以及農作物黍、稷均為黃色,是為“地黃”。

    “壞……壞啦,天地怎么變……變色了?”嘟嘟在半空里驚慌失措的喊叫道。

    “喵嗚……”大黑貓“小翠兒”也忐忑不安的一頭拱進了墨墨的懷中。

    寒生負手而立,仰望天地之間,心中為之震撼,耳邊仿佛聽到無數金戈鐵馬殺戮之聲,以及虎豹熊羆猛獸的咆哮嘶鳴,還有“咚咚”激越的鼓點和“嗚嗚”悠長的號角音,那是五千年前黃帝與蚩尤的中原逐鹿大戰……

    “鼻屎耳屎,吾屎吾吃……”沈才華閉著眼睛,誦念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后已幾近癲狂狀態。

    就在這時,眾人的耳邊驀然間響起了那首悲壯蒼涼的軍歌:“君不見,漢終軍,弱冠系虜請長纓,

    君不見,班定遠,絕域輕騎催戰云!

    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

    況乃國危若累卵,羽檄爭馳無少停!

    棄我昔時筆,著我戰時衿,

    一呼同志逾十萬,高唱戰歌齊從軍。

    齊從軍,凈胡塵,誓掃倭奴不顧身!

    忍情輕斷思家念,慷慨捧出報國心。

    昂然含笑赴沙場,大旗招展日無光,

    氣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長矢射天狼。

    采石一載復金陵,冀魯吉黑次第平,

    破波樓船出遼海,蔽天鐵鳥撲東京!

    一夜搗碎倭奴穴,太平洋水盡赤色,

    富士山頭揚漢旗,櫻花樹下醉胡妾。

    歸來夾道萬人看,朵朵鮮花擲馬前,

    門楣生輝笑白發,閭里歡騰驕紅顏。

    國史明標第一功,中華從此號長雄,

    尚留余威懲不義,要使環球人類同沐大漢風……”

    就在這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暮春時節的一天黎明,客死他鄉四十年的中國遠征軍五萬將士孤魂,終于返回了中原故里……

    寒生仿佛看到了那些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的中國軍人相攜著緩緩走過自己的面前……

    他的眼中流下了兩行冰涼的淚水……

    蒼涼悲壯的歌聲漸漸遠去,遠征軍人們的魂魄在黎明前向四面八方散去了,他們終于回到了自己魂牽夢系的家鄉,盡管是悄然的,無聲無息的……

    東方地平線上,一輪紅日冉冉升起,金色的陽光映照在了蒼穹之間,天空中的玄色褪去了,變成了蔚藍色,大地也恢復了自然原貌。

    寒生手中的“鬼壺”安靜的躺在掌心里,他輕輕的抹去眼角的淚水,長長的噓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隱約聽到了嗚咽抽泣之聲:“嗚嗚……祖墨,我的女兒,娘終于可以同你團聚了……寒生,謝謝你,我在藍月亮谷等著你們……”那聲音漸杳,徑直奔西南方而去了。

    寒生知道,那是老祖的魂魄……

    “寒生爸爸,我娘可以返魂了么?”墨墨走上前來,淚眼婆娑的望著寒生說道。

    “是的,你娘老祖正在藍月亮谷中等著你呢。”寒生默默地回答道。

    “我要找娘去。”墨墨急切的說道。

    “孩子們,中原的事情已了,我們這就返去雪域高原,今生今世,可能要永遠生活在藍月亮谷中了……”寒生將墨墨和沈才華摟在懷里,無限傷感的幽幽說道。

    與此同時,梅里雪山卡瓦格博峰下,塔巴林寺的客房內,躺在床上的老祖身子驀地動了動,隨即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老祖,你終于醒啦……”一直守候在身旁的賈尸冥驚喜的喊道。

    蘭兒父女倆聞言匆匆闖進屋內,“老祖醒了,就是說寒生找到了‘鬼壺’,蘭兒,寒生他們馬上就要趕回來了。”吳楚山人興奮地說道。

    “賈尸冥!”老祖看清了面前之人竟是殺死自己的兇手賈道長,不由得雙目圓瞪,怒氣沖天,厲聲喝道,“你……你竟然用‘先天氣功’偷襲老娘!”

    “老祖,貧道慚愧……”賈道長面紅耳赤,低下頭道。

    “哈哈,老祖,”吳楚山人呵呵笑道,“還認得山人么?”

    “還有蘭兒。”蘭兒撲到床前,拉著老祖的手欣喜的說道。

    “啊,你們都在……這是哪兒?我夢見我的小祖墨了……”老祖熱淚盈眶的喃喃道。

    “這是塔巴林寺,我們找到了你的女兒墨墨,她和寒生沈才華他們馬上就要回來了。”吳楚山人告訴她道。

    接下來,吳楚山人對老祖講述了這些年里發生的事情,以及賈道長收墨墨為徒,并如何舍身救她的經過,“賈道長喂你喝了苯教的‘返魂水’,因此才得以由中陰身返魂重生。”他感慨的說道。

    老祖吃驚的望著賈尸冥,仿佛不敢相信般。

    “這是真的,老祖,貧道以前曾經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兒,不過,從今往后,我們都是一家人了。”賈尸冥靦腆的說道。

    “什么,一家人?”老祖愕然道。

    賈尸冥臉頰紅的像是喝醉了酒般,嘴里小聲的囁嚅道:“墨墨真是個好孩子……”

    農歷十五,夜幕降臨了,老祖以及蘭兒等人站在塔巴林寺的山門外,焦急的望著無邊無際的草甸,寒生曾經答應過,他們一定會在農歷十五之前趕回梅里雪山的。

    一輪明月從卡瓦格博雪峰后面緩緩升起,天地間蒼茫一片……

    夜空中,迷離的月色里,一只藍寶石般羽毛的大鸚鵡從遙遠的天際處飛來了……

    塔巴林寺住持,明月.鄔波馱那默默地站立在寺后的山坡上,手指輕輕的摩挲著頸下那枚殷紅如血的寶石心墜兒,美麗的雙眸凝視著東北方……她心中那個唯一的男人已經死了,尸首被炸成了碎片,靜靜地躺在豫西大峽谷的荒草叢中……

    一滴冰涼的淚水悄然落下……

    1933年4月,詹姆斯希爾頓《消失的地平線》一書中,講述了在神秘的雪域高原藏區,有個“藍月亮谷”,那里是充滿著自然祥和、永恒寧靜和神秘色彩的藏民生息之地,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三江交匯在一起,山峰終年白雪皚皚,腳下綠草成茵,盛開著一望無際的杜鵑花,人們說,那就是傳說中的“香巴拉”。

    來自世界各地的無數探險家,苦苦尋覓了半個多世紀,可是始終都沒有找到。

    在神秘的“藍月亮谷”里,老祖和墨墨終于母子團聚了,經過寒生的精心治療和調理,她的身體慢慢復原并恢復了原有的體重,最后和賈道長成了親,終成一家人。

    唉……世間恩怨情仇,到頭來又有誰能說得清?

    熊大海體內的蠕頭蠻最終沒能驅除掉,由于那蟲心地不壞,待人也非常的友善,于是竟同沈才華、墨墨以及嘟嘟和大黑貓“小翠兒”都成了好朋友。

    安息長老自從回到了苯教故鄉雪域高原,身體慢慢的好了起來,后來做了藍月亮谷內喇嘛廟的住持。

    寒生與蘭兒時常來到劉今墨和小翠花的墳前祭拜,每每嘆息良久,不忍離去。

    在一個綿綿細雨的清晨,有僧人發現佛崖寺門前倒臥著一個衣衫襤褸,渾身臟兮兮的小乞丐,抬進寺內救醒后,住持未渡老僧才認出,此人竟然是有良。

    有良雙手筋脈已斷,問話則什么也不說,就如同個啞巴一樣,未渡老僧收留了他,有良又重新剃度出家做了和尚。寺中僧人均不知這個落魄的小和尚,竟然身懷古今第一邪術“中陰吸尸大法”。

    后來有游人登寺,偶見一雙手殘疾的啞巴和尚,那便是有良了。

    京城里,時局變幻,物是人非,一朝天子一朝臣,昔日風光無限的主任與首長,如今都已黯然離去,湮沒于漫漫歷史長河之中,唯有中原百姓依然如故……

    蕭瑟秋風,細雨綿綿,鐫刻在潼關佛崖寺石壁上的那首《潼關懷古》卻更加清晰了: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

    山河表里潼關路。

    望西都,意躊躇。

    傷心秦漢經行處,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本書完,請繼續看《青囊尸衣3》)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qq 湖北30选5 fc越野机车安卓版 鲅鱼圈做点什么小生意赚钱 黑龙江11选5 1000炮打鱼游戏机 德州扑克游戏官网 电竞比分网dota 必发彩票在哪下载 天津时时彩开奖记录记录 游戏糖果消消乐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 猛龙传奇技巧 小程序赚钱5000万 30选5中奖号码查询 吉林快三二同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