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三卷 天地玄黃 第一百九十六章 驅邪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驅邪儀式就在小旅館的房間內,這是一爿平房,住客稀少,院落里空空蕩蕩,唯見一輪明月靜靜地懸掛在夜空中。

    屋內未開燈,窗外清涼的月光透過玻璃窗,淡淡的撒入室內,峨眉老尼和茅大茅二也在場,默默地看著衛道長施法。

    晚餐時,邢書記在峨眉老尼風情萬種的勸酒下,顯然已經喝高了,那桑落酒的后返勁兒極大,此刻,他和衣躺在了床上,早已是鼾聲如雷。

    亥時末,衛道長自旅行袋內取出一應用具,面對東方設壇點燃三根檀香插在米碗內,青煙繚繞,然后跪在地上,燒黃紙三張,磕三頭,右手中指在地上劃一“十”字,把小腿壓在了“十”字之上,然后再將右腿壓在左腿上席地而坐,此為茅山術中的“單盤式”。接著燒靈符一道,兩眼微閉,身子周正,頭頂懸,鼻吸口呼九次,遂雙手環抱于丹田,誦念起茅山啟度文來:“拜請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太上老君,張趙二郎,岳王祖師李公真人,東山老人,南山小妹,南海觀音,伏羲神農,軒轅皇帝,雷神大帝,盤古圣王,地母元君,玉皇大帝,橫山七郎,羅山九郎,三天開皇,五岳大地,神霄王府,龍虎玄壇趙元帥,三茅真君,五星二十八宿,諸神仙手持符咒法術,與貧道愿救眾生苦難,降魔除邪,避卻奸惡,愿魁罡護體威靈顯著,千叫千應,萬叫萬靈,不叫自靈……”

    “大師兄在行‘通靈’術。”茅大悄聲殷勤的附耳對峨眉老尼說道。

    茅二見狀也急忙踮起腳,嘴巴湊上老尼的另一只耳朵,更加詳盡的加以解釋道:“‘通靈’有六通,覺通、眼通、耳通、心通、靈通和神通,就是借由靈力把氣逼進汗毛孔,導氣入脈,運至中指尖手厥陰心包經的中沖穴,與邢書記人中穴相接,便可以同他體內的邪物來交流了。”

    “你們的大師兄果然厲害啊……”峨眉老尼欽佩的說道。

    “未必,若是貧道的‘蠱鱔魚’和茅大的‘鐵公雞’還活著的話,哼……早把那邪物給逼出來了。”茅二頗不服氣的忿忿說道。

    此刻,衛道長驀地騰空躍起落于床上,手掐“茅山毫光訣”,引出體內陰陽生物電流,緩緩的將中指之中沖穴撳在了邢書記鼻下的人中穴上,心中默念“青冥咒”,開始了與邢書記體內的“臟東西”交流……

    “這酒好上頭啊……”那邪物仿佛不勝酒力,口吃不清的發出意念道。

    “你是何物?”衛道長催動意念問道。

    “峨眉老尼那女人……真的很風騷……”邪物感嘆道。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衛道長厲聲喝問道。

    “蠕頭蠻。”那邪物冷冰冰的回答。

    蠕頭蠻?衛道長愣了,自己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東西……

    “什么‘蠕頭蠻’?”衛道長疑惑不解道。

    “哼,這酒好厲害……”邪物說完不再吭聲了,任憑衛道長如何催動意念,都沒有回答。

    “唉,看來這邪物也喝醉了……”衛道長嘆息著跳下了床。

    “師兄,到底是個什么邪祟之物?”茅大好奇的問道。

    “蠕頭蠻。”衛道長回答道。

    “‘蠕頭蠻’?那是什么?”茅二不解道。

    “貧道也不清楚,看起來極有靈性,還說什么‘峨眉老尼很風騷’,這東西恐怕不易對付呢。”衛道長心情沉重的說道。

    “咯咯咯……蠕頭蠻?”峨眉老尼聞言又如同小女孩兒般的笑了起來,淫蕩的目光乜了一眼邢書記的下體,意味深長的說道,“老尼倒想要試試對付這只‘蠕頭蠻’呢……”

    “老尼,不要……”茅大茅二連忙勸阻道。

    是夜,衛道長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苦思冥想破解那邪物“蠕頭蠻”之法,而茅大茅二則與峨眉老尼一同返去了醫院。

    凌晨時分,月明星稀,北斗西沉,一條黑影悄悄地溜出了縣醫院住院部,直奔小旅館而來,這便是峨眉老尼。

    房間內,邢書記仍在呼呼大睡,鼾聲似雷。

    峨眉老尼輕輕的推開了房門,然后隨手帶上并扣上門插,躡手躡腳的走至床邊,借著淡淡的月光,含情脈脈的端詳著邢書記那張威武有形的大臉……

    峨眉老尼本是京城里小有名氣的氣功治療師,雙手能發出外氣,殺滅或擊潰患者身體表面和臟器內部的病毒細菌,并經常為一些上層人士治療腎虛,因此也結識了不少好色的領導干部。如今,雖年已四十出頭,但其風騷勁兒絕不輸于年輕女性,難怪一貫正經的邢書記都被她搞得暈暈乎乎的了。

    “蠕頭蠻……”峨眉老尼嚶嚶的淫笑兩聲,伸手自客房掛于墻壁的日歷上扯下一張薄紙片,除下邢書記的襪子,然后將紙片撕下兩小塊,沾上口中唾沫,小心翼翼的貼在了他雙腳心的涌泉穴上,隨即彎下身子,用嘴對著紙片輕輕的吹著氣……

    須臾,眼瞅著邢書記的褲襠緩緩隆起了,老尼微微一笑繼續吹著氣,心道,什么“蠕頭蠻’附身?只要是男人,還不都一樣的勃起……

    涌泉穴乃人身腎臟經絡主穴,凡男人熟睡之際,紙片沾水貼而扇之,其人必做春夢,繼而勃起,直至遺精,老尼曾以此法治愈過不少老干部,使他們重新煥發了青春,干工作也格外的精力充沛。

    峨眉老尼伸手熟練地解開了邢書記褲子上的紐扣……

    “哼,峨眉老尼,果然淫蕩無比……”驀地,老尼仿佛聽到有人嘿嘿說道。

    “誰?”老尼吃了一驚,忙回頭四顧,屋子里面并沒有其他人……

    “別找啦,我是蠕頭蠻。”那聲音道。

    峨眉老尼的目光落在了邢書記的臉上,見他仍沉睡未醒。

    “你就是附在邢書記身上的那個邪物?”老尼悄聲問道。

    “那又怎么樣?”邢書記的嘴唇微微翕動了幾下,但眼睛仍然是閉著的。

    峨眉老尼凝神一想,立刻便明白了,衛道長以茅山術通靈可以與蠕頭蠻交流,自己則不能,因此那邪物便借用邢書記的嘴巴說話了,就像民間鄉下的黃皮子附身一樣。

    “蠕頭蠻,你能現身讓老尼瞧上一瞧么?”峨眉老尼笑嘻嘻的問道。

    蠕頭蠻沉默不語。

    老尼想了想,突地縱身上床撲到邢書記的身上,一面解開他的中山裝紐扣,一面咯咯的笑道:“那好,老尼就看看你這邪物究竟躲在哪里……咦,這是什么?”她驚訝的自邢書記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個鵝蛋般大小的骨質骷髏頭,湊在月光下仔細的端詳著,倏地,手中感覺到了一溫一涼兩種氣場直透掌心勞宮穴,令她駭然不已……

    老尼感覺出來,這可絕對不是一般的生物氣場,而是某種純自然的陰陽之氣,奇怪,這明明像是縮小了的人類骷髏頭嘛,總之,一定是個寶物,用來練功,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了。

    峨眉老尼此時已沒有了閑情逸致,她將骷髏頭揣進自己的衣袋里,然后輕手輕腳的爬下床,迅速的拉開了房門,一溜煙兒似的跑了出去。

    她沒有返回住院部,而是連夜直奔五老峰而去……

    天亮了,衛道長走出客房,驚訝的發現隔壁邢書記的房門是敞開著的,走進去一看,邢書記仍在呼呼大睡中。

    “喂,邢書記,天亮起床啦。”衛道長上前推了推他。

    邢書記悠悠醒轉,晃了晃腦袋,嘖嘖說道:“這桑落酒的后勁兒好足啊……”

    “蠕頭蠻。”衛道長說道。

    “你說什么?”邢書記驀地愣了一下神兒。

    “貧道是說,你體內的邪物是‘蠕頭蠻’。”衛道長補充說道。

    邢書記聞言心中大吃一驚,這老道怎么會知道的?

    “邢書記,”衛道長接著說道,“昨夜,你睡熟了,貧道以茅山通靈術與那邪物進行了交流,它自稱‘蠕頭蠻’。”

    “它還說了些什么?”邢書記不動聲色的問道。

    衛道長思忖說道:“這邪物極具靈性,而且思維敏捷,還能夠記住人……”

    “記住什么人?”邢書記心中生怕蠕頭蠻口風不緊,亂說一氣。

    “它說峨眉老尼真的很風騷。”衛道長皺了皺眉頭,厭惡道。

    “哦……”邢書記稍許放下心來。

    “昨夜你起來過么?”衛道長問道。

    “沒有哇。”邢書記給以肯定的回答。

    “奇怪,那你的房門怎么會開了呢?貧道離開之時,明明是親手關上的……”衛道長的目光無意間落在了邢書記的腳上,不由得詫異道,“你雙腳涌泉穴上貼的是什么?”

    邢書記莫名其妙的抬起腳一看,果然兩只腳心上都粘著小紙片,于是疑惑不解的自語道:“奇怪,哪兒來的紙片呢……”

    “師兄,老尼到這兒來了么?”這時,院子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茅大茅二一頭闖了進來,氣喘噓噓的問道。

    “沒有啊。”衛道長回答道。

    “老尼不見了……”茅二焦急的說道,突然他發現了邢書記腳心涌泉穴上的紙片,“啊,原來老尼來過了!”

    “你說什么吶?”衛道長不滿意的皺起了眉頭。

    “那紙片……”茅二手指著邢書記的腳心,紅著臉說道,“這是老尼的‘培元固腎功’,我們也都曾做過的。”

    茅大點了點頭,道:“師兄,這的確是老尼的功法。”

    “可是,我睡了整整一夜,是衛道長剛剛才叫醒的呀……”邢書記無意之中摸了摸衣袋,失聲叫道,“壞了,‘鬼壺’不見了!”

    “什么‘鬼壺’?”衛道長不解的問道。

    “這個嘛……是個古董,傳,傳家之寶。”邢書記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如此看來,是峨眉老尼凌晨又返回這屋里,給邢書記做了個‘培元固腎功’,又偷走了他的古董。”衛道長分析說道。

    “不會,老尼絕不是偷別人東西的人。”茅大漲紅了臉分辯著。

    “老尼是個品德高尚的姑娘。”茅二補充說道。

    衛道長臉一沉,冷冷道:“那么,找到老尼問問便知。”

    是日,眾人在永濟縣城里找了個遍,也沒發現峨眉老尼的蹤影,茅大茅二急的是團團轉。

    邢書記心中更是惱火至極,“鬼壺”是自己拿命換來的,并且要送給爹爹李地火,現在竟然被這個淫婦盜走,這要是在黃龍府,哼,早命令公安局將她捉拿歸案了。

    “峨眉老尼在永濟城外還有什么落腳之處么?”衛道長思索著問道。

    “是啊,也許她在永濟還有什么社會關系也說不定。”邢書記點頭稱是。

    茅大茅二一起搖著頭,說道:“沒有,從未聽說……對了……”

    “什么?”衛道長追問道。

    “五老峰天柱峰頂上小木屋……”茅大茅二異口同聲的說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天天红包赚钱好快 是真的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香港六合彩彩色图库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走势图 喜欢的女生想赚钱不想谈恋爱 辽宁11选5 网上赚钱 甘肃11选5遗漏爱彩乐 甘肃十一选五智能推荐号 南通棋牌大厅app下载 什么加工厂赚钱 项目 澳洲幸运8单双技巧 江西时时彩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竟彩网首网 青海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