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第35節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兒尸體。”

    “好,隨我來。”

    在胡主任的帶領下,我們直接跨過欄桿來到了事發現場。因為現場痕跡檢驗已經基本上結束,所以我們徑直來到了那包胎兒尸體面前。

    明哥戴上乳膠手套從袋子中拿起一具尸體放在手中仔細觀察,幾分鐘后又換了另外一具,直到所有的胎兒尸體全部觀察完畢,他張口說道:

    “胎兒的面部已經成形,眼瞼張開,手腳發育完全,胎兒平均長度約二十六厘米,重三斤左右,這些胎兒在母體中已經有二十八周以上。從尸體表面的組織液的揮發程度看,這些胎兒應該是剛被取出不久,最多也就兩三天的時間,而且其中一名胎兒很有可能就是在昨天剛剛取出的。”

    “人流?”我脫口而出一個名詞。

    “不是人流,是引產。”明哥糾正道。

    “引產?”

    “對。一般妊娠三個月內采用人工或者藥物的方法終止妊娠的方法叫作人流,而引產是錯過了人流的最佳時間,或者由于胎兒在發育中出現異常,采取的一種必要的手術措施。它先用藥物使胎兒在宮頸內死亡,然后給孕婦實施麻醉,接著再把死亡的胎兒排出體外,不管哪個手術,對孕婦的傷害都非常大。”

    “明哥,那按照你的意思,這些胎兒都是有缺陷,然后被引產的?”

    “嗯,這六具胎兒都有缺陷,根據我的分析,全部都是大腦發育畸形,這也是這起事件蹊蹺的地方。”明哥皺著眉頭說道。

    “蹊蹺?”

    “對。六名胎兒病癥相似,而且幾乎都是在同一時間被取出,就目前來看,它們沒有經過正規的醫院,否則也不會被埋在這里,這里面或許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咱們一定要小心對待。”

    我們三人聽明哥這么說,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作為警察一定要時時刻刻保持警惕,否則一個判斷失誤很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事情不查清楚不能定性,這是明哥的一貫作風。

    “國賢,提取胎兒組織化驗,看它們的性染色體是哪些人提供的。”

    “明白。”

    “焦磊,你現在就聯系刑警隊,讓他們過來幫助把周圍的視頻監控全部調取,看看能不能發現是誰拋的尸。”

    “知道!”

    “小龍,你回去把包裝尸體的塑料袋上的指紋比對一下,看看拋尸的這個人是不是咱們市的。”

    “收到!”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意識到,這件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所以我們都不敢松懈。時間如沙漏般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經過一天的焦急等待,檢驗結果全部被打印了出來。

    八十九

    因為這起事件我們暫時無法定性,再加上葉茜不在的原因,所以刑警隊的徐大隊長參加了我們的這次會議。

    “小龍,你先說說!”明哥開口道。

    我點了點頭,翻開了筆記本:

    “我在包裝尸體的黑色塑料袋上提取到了三枚清晰的指紋,經過比對,這個人的身份信息不詳。通過對鞋印和指紋的綜合分析,拋尸者身高一米八左右,年齡三十歲左右,中等身材,走路外八字,其所穿的鞋子為耐克老款氣墊鞋,市場鋪貨率很高,沒有比對價值,我的只有這么多。”

    “嗯,焦磊,你來說說。”

    “我調取了事發地點前后公路上的所有視頻,拋尸點剛好位于兩個監控視頻的中間位置。因為這段公路十分平坦,并不是拐彎口,車輛經過這兩個監控點時,基本上都保持著一定的速度駛過,所以每一輛車經過這兩個視頻點的時間基本上差不多。但是經過我一天的比對計算,有兩輛車在這兩個監控點有時間延遲,也就是說,這兩輛車在這段公路上有停留,其中一輛是報警人所駕駛的福特轎車,另外一輛是牌照為灣DT2355的黃藍桑塔納出租車。報警人的車我們可以排除,那么這輛出租車就有很大的嫌疑。”

    “我聯系了這輛出租車的駕駛員,根據他的回憶,在事發前一天晚上八點多,有一名操東北口音的男人手里拎著個塑料袋,在我們市國慶東路上了他的車,剛好在事發地點下的車。”

    說到這里,胖磊從紙質的物證袋中掏出幾張打印照片分發給我們說道:“我掌握這個情況之后,在出租車師傅的配合下,調取了這名男子在上車點附近的監控,并截取了男子的視頻影像,但是因為視頻比較模糊,男子衣著方面的特征還比較明顯,可面部輪廓根本看不清楚。”

    “嗯,看穿著,應該還是一個經濟條件不錯的人。”徐大隊捏著照片仔細研究了一番說道。

    “視頻監控只能處理成這樣,所以下面還需要靠刑警隊的兄弟們去調查。”胖磊張口說道。

    徐大隊把照片小心翼翼地夾在筆記本的第一頁,開口道:“男子從這里上車,說明他居住在離這里不遠的位置。路呈東西走向,他上車后是一直朝西走,他到底是住在路的北面,還是路的南面呢?”

    看著徐大隊琢磨不透的表情,胖磊補充道:“根據出租車師傅的介紹,男子是從路的北端上的車,然后一直向西走。”

    “那么這名男子居住在路北端村子里的可能性就比較大嘍?”徐大隊作為刑警隊大隊長,這邏輯思維能力還是比一般人要強,但在我們面前,我能明顯感覺到他有一些擔心,這說話的語氣都帶著一種試探性的口吻,估計是怕自己分析錯誤。

    “徐大隊!”此時我開了口。

    “嗯,小龍你說!”

    “在磊哥調取這段視頻監控時,我也實地去現場勘查過,我在公路北側村莊的土路上發現了男子的成趟鞋印,而路的南側并沒有,因此從這點分析,他應該是居住在路北邊的村莊里。”

    “足跡有沒有延展(繼續追蹤的意思)?”這次問話的是明哥。

    “延展了,因為他走的那條路是幾個村子交匯的主干道,走的人很多,我沿著公路往北走了十幾米,鞋印基本上就無法辨認了。”

    明哥聽后打開了手機里的電子地圖:“國慶東路北側有三個村子,呈并排弧線分布,三個村子到公路的距離都差不多,也就是說,拋尸男子有可能居住在這三個村子中的一個。根據胎兒尸體的新鮮程度,有一名胎兒應該是在這名男子上車前不久從母體中引產出來的,所以這三個村子中的某一個地方,可能存在著我們不掌握的骯臟交易。”

    徐大隊點了點頭:“居住在村子里的人跟居住在小區里的人不同,他們之間要么是親戚,要么彼此熟悉。如果照片上的人是常年居住在村子里,應該會有人認識,假如是外地人臨時居住在村子里的那就更好辦了,我們調查同村人,村民還會有些顧忌,如果是調查外地人,那絕對一個個都是熱心腸。”從徐大隊說話的語氣看,他相當有信心。

    在我們仔細地分析形勢時,老賢竟一言不發,臉色很難看。

    因為他的檢驗結果一般情況下都會給案件帶來指導性的偵破方向,所以他在每次開會時基本上都是壓軸登場。

    明哥也注意到了老賢嚴肅的表情:“國賢,說說你的檢驗結果。”

    “六具嬰兒尸體都有同一條性染色體!”

    “什么?”我跟胖磊同時喊了出來,明哥的臉色也不好看了起來。

    會議室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徐大隊環視一周,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這說明什么?”

    老賢推了推眼鏡框說道:“在對六具胎兒組織檢驗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在它們身上有共同的性染色體,但它們之間的X染色體不重合,也就是說,這六個胎兒在受精卵的初期,選用的是不同的卵子與相同的精子結合。”

    “六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結合?”徐大隊這才明白過來。

    老賢點了點頭,接著說:“從這幾名胎兒的成長發育來看,它們受精的時間都差不多,一般情況下女性的排卵期因人而異,能達到如此精準的時間,我懷疑這幾名女子服用了促使排卵的藥物,并且,能讓卵子如此精準地受精,只有人工干預才可以做到。”

    “人工授精?嬰兒加工廠?”忽然兩個名詞在我的腦子中浮現。

    “難道是非法代孕?”明哥比我總結得要更接地氣一點。

    “非法代孕?”徐大隊的臉上變得難看起來。

    代孕從字面解釋再好理解不過,說得直白一些,就是代別人懷孕。這種行為看似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是大家可能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遺產繼承,還有財產分割方面的問題。舉個例子,某對富人夫婦無法生育,找了一個代孕媽媽生下一個小孩,如果這個代孕媽媽要霸占這名富商的家產,一個DNA鑒定就能讓原配夫人毫無還手余地,就算砍不掉一半,那怎么也會刮點油下來。

    我國法律規定,人身體的器官不能成為商品,不能出租,而實際上代孕女子就是出租自己的子宮,很顯然這是不合法的行為。在我們國家,非法代孕屬于衛生行政部門的管轄范圍,這種“不合法”最多觸犯的是行政法規,不觸犯刑法。徐大隊之所以會皺眉頭,主要還是因為這方面的考慮。如果真如明哥所說,他們所從事的是非法代孕交易,那就不屬于刑警隊管轄的范圍,別說觸犯刑法,如果沒有造成嚴重的后果,雙方是“周瑜打黃蓋”,這種事情只能移交給相關的衛生行政部門處罰,公安局并沒有相應的管轄權。

    “還有!”老賢拿出了第二份報告。

    九十

    “嗯?”他的聲音把我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

    “幾名嬰兒全部腦部發育畸形,我在胎兒的內臟血液里提取到了甲基苯丙胺的成分。”

    “冰毒?”徐大隊驚呼道。

    “對,胎兒腦組織發育嚴重畸形是六名女子長期吸食冰毒所致。”

    “能一下找出這么多代孕母親,而且還有涉毒的情況,那這個事情就一定要查下去!”徐大隊把我們提供的線索,全部都工工整整地記錄在了自己的筆記本中。

    “國賢,你那兒還有沒有?”明哥停下筆,抬頭問道。

    “暫時就這么多!”

    “行,徐大隊,那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你們刑警隊了,如果需要我們配合,直接給我打電話。”

    “一定!”

    就算是涉毒案件,也不是我們科室管轄的范圍,這件事我也沒怎么上心,最近幾天除了日常的研究工作,就是偶爾跟葉茜在QQ上聊天,日子過得也還算悠閑。

    但好景不長,也就在徐大隊離開我們科室的第四天下午,明哥接到了他的電話。徐大隊在電話里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那間可疑的房屋,準備晚上前去抓捕,希望我們能給予配合支持。

    雖然我們科室主要的工作是對命案以及特重大現場的勘查,但有些時候,我們還會參與到刑警隊的抓捕任務之中。有人不禁要問,我們去抓捕現場主要干什么?抓人當然不用我們上手,但是人抓完之后的抓捕現場是必須要勘查的。

    拿這個案件來說,刑警隊那邊已經確定抓捕是在室內進行,而且還涉及毒品,人抓走以后,現場如果發現毒品,則需要檢驗鑒定。另外室內的指紋、鞋印也需要細致處理,這有利于判斷這起案件到底涉及多少人。

    通常,這種勘查任務都是分縣局技術室參與,但這起案件從開始到現在都是我們科室全程勘查,用胖磊的一句話“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所以只要刑警隊提出需要我們幫助,我們基本不會拒絕。

    抓捕時間定在晚上九點鐘,吃完晚飯,我、胖磊、老賢都早早地把自己的勘驗工具準備妥當,等待明哥一聲令下趕赴現場。看了看墻上的電子鐘,晚上八點,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整整一個小時,我百無聊賴地掏出手機準備打發時間。

    “咦?葉茜這丫頭片子在線。”突然一個壞主意從我腦子中蹦了出來,我飛快地從網站上下載了一個恐怖的gif動態圖片發了過去。

    沒過多久我的手機傳來嗡的一聲,是一段語音。

    “司元龍,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等‘十一’放假,看老娘怎么回去收拾你!”

    我咧著嘴地聽葉茜把這段話吼完,然后按住了手機的語音鍵:“這都晚上八點了,我們還給刑警隊擦皮鞋呢,我表示一下憤怒怎么了?”

    “又發命案了?”

    “不是命案,目前還不知道是不是案件呢!”

    “不是案件也需要你們上?”

    “可不是,前幾天我們在路邊發現了六具胎兒的尸體,懷疑有人在我們云汐市搞非法代孕。”

    “什么?非法代孕?”葉茜那邊好像受到了驚嚇似的。

    “而且他們好像還……”

    “你們晚上去哪里抓捕?”我“涉毒”兩個字還沒說出口,葉茜的電話直接打了過來,她在電話那邊緊張地問道。

    “晚上九點,達西村一個別墅里,你難不成還要飛回來?那么興奮?”我在電話里調侃道。

    嘟嘟嘟……

    “這小妮子,什么毛病!”葉茜突然掛斷了我的電話,我對著電話憤憤地說道。

    “小龍,走了。”胖磊的喊叫聲在院子里響起。

    “知道了!”我對著房門扯著嗓子回道。

    涉毒案件不管在哪個地市都會引起公安局的高度重視,一方面是因為它危及一方,另一方面還因為打擊這樣的犯罪難度很大。癮君子之間的交易往往都見不得陽光。

    根據徐大隊猜測,他們懷疑這起案件可能是某集團用毒品控制婦女,讓婦女實施代孕,然后非法斂財。如果他的猜測屬實,那這個案件的性質不比命案的影響要小,難怪他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我們科室參與勘查現場。

    在涉毒案件中,武裝反抗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負責抓捕的刑警基本上都會配備槍支,而作為刑事技術民警的我們可沒有這種待遇,所以明哥在路上一再強調安全問題。

    距離抓捕時間晚上九點還有十分鐘,所有抓捕人員全部到位,就等著徐大隊一聲令下。有人不禁要問,抓捕時間為什么要定在晚上九點,為什么不趁著嫌疑人在夜晚熟睡的時候實施抓捕,這樣成功率豈不是很高?如果有人有這樣的疑問,那是因為你們沒有考慮到現場的實際情況。

    我們這次抓捕的目標是在農村,而且出動了四十幾人,可以說是規模不小的一次行動。在我們這里的農村,村民基本上是一到晚上十點鐘便會熄燈睡覺。看家護院的中華田園犬(土狗)在農村幾乎是一家一條。如果我們在深夜行動,陌生人的氣味會引起狗的騷動,此起彼伏的犬吠肯定會讓嫌疑人有所警覺。

    九點鐘剛好是村民準備睡覺的時間,一方面這個點很少有村民出來溜達,所以我們一下子來了這么多陌生人不會引起懷疑,另一方面因為狗主人都還沒睡覺,我們的氣味不會引起狗太大的騷動,所以只有這個點是最適合抓捕的點。

    電視里經常播的警匪片,都是警察接到指令,很快抓起槍械到達指定地點一擁而上便把嫌疑人給抓獲。在現實情況下,這種場景幾乎不存在。真實的抓捕都要制訂嚴密的計劃,確定抓捕細節,如果遇到突發情況怎么處置,如果遇到人員傷亡怎么處置,這都需要在先期進行大量的安排。一個合格的公安局領導,一定要把民警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很顯然,徐大隊這方面做得相當到位。

    嘀,嘀,嘀,對講機里傳來了十秒倒計時的聲音。雖然我不直接參與行動,但我還是為刑警隊的兄弟們捏了一把汗。

    “千萬不要有槍聲,千萬不要有槍聲。”我在心中默念。

    一旦在抓捕的過程中發生槍戰,那就意味著會有人員傷亡,我上班兩年,身邊一共五個跟我同齡的兄弟犧牲,我實在不想再經歷這種生離死別,不想再看到他們家人那種痛苦絕望的眼神。對面窮兇極惡的犯罪嫌疑人,我也只能用這種默默禱告的方式去保佑戰友們的安全。

    “行動!”

    隨著徐大隊的一聲令下,幾十人快速占領最有利的地形,包圍了那棟三層別墅。兩名手持圓柱形破門器的刑警,正在手形一致地倒數三個數。

    “三,二,一,嘭!”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破門聲,手持沖鋒槍的特警最先沖進了屋子,其他人火速將所有的出口封死,準備來個里應外合、甕中捉鱉。

    “徐大隊,徐大隊。”

    對講機里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響。

    “收到,收到,請說。”

    “屋內沒人,屋內沒人。”

    “什么?屋子里沒人?”徐大隊有些詫異。

    “對,全部都搜查過了,沒人。”

    “行,我知道了,收隊。”

    徐大隊按掉對講機,眉毛已經擰在了一起:“怎么會沒人呢?根據我們的調查,嫌疑人確實在這個屋子里啊!”

    “會不會是走漏了風聲?”胖磊在一旁猜測道。

    “不可能,所有抓捕行動都是在現場進行的,除了你們科室,其他行動人員的手機全部都已經上交封存。”

    “哎,徐大隊,您該不會是懷疑我們吧?”胖磊開始為我們打抱不平。

    “焦磊,你這是說的什么話,你們科室幫助我們破過多少命案,全市的公安都知道你們科室只講科學和證據,怎么會干這種事,我就是懷疑我自己,也不可能懷疑你們啊!”

    “這話說得我愛聽。”胖磊笑瞇瞇地回答。

    “抓捕失敗也是常事,估計是這次我的部署有問題。打草驚蛇,看來這起案件要黃了!”徐大隊長嘆了一口氣。

    “你也別那么早下定論,我們勘查一下現場再說。”明哥看著有些沮喪的徐大隊張口勸道。

    “小龍。”胖磊戳了戳我的胳膊。

    “嗯?”我回過神來。

    “想什么呢?”

    “沒,沒,沒什么。”

    “你緊張什么?難不成是你通風報信的?”胖磊開玩笑地說道。

    從抓捕失敗到現在,我的臉色都相當難看,因為我一直在懷疑一件事,而且我的心頭那種不祥的預感始終揮之不去。

    “千萬不要是她,希望我多想了!”我心里一緊,提著自己的勘查箱朝屋內走去。

    九十一

    別墅坐西朝東,一共分為三層,總面積在六百平方以上。在我們這里,這種別墅很常見,農村的地很便宜,一些暴發戶買個幾畝地建個別墅給自己養老,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別墅一進門是一個圓形的大客廳,在客廳西側一排為四間臥室,從一層到三層的建筑方式大體差不多,也就是說,這棟別墅至少可以容納十二個人在此居住。

    屋內的擺設很整齊,沒有翻動的痕跡,地面的腳印很凌亂,我打開足跡燈,開始對鞋印進行勘查。

    “這些是特警的鞋印(警用裝備都有特定的設計,包括鞋底花紋),除此之外這屋子里有不少人來過啊!”胖磊低頭看了一眼地面說道。

    “嗯,先把這些有用的鞋印全部提取,我回科室再分析。”

    “好咧!”胖磊聽言,舉起相機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最好用的手机pk10软件 甘肃11选5推荐号 棋牌游戏哪个好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鸿运彩票群 御龙在天这么赚钱 富贵彩票安卓 亿客隆时时彩票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2012足球直播预告 财神捕鱼破解版 黑龙江快乐10分规则 中国竞彩比分比分直播 做生意的比开店赚钱吗 排列三排列五的号码预测 广东好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