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南洋黑苗族 尾聲(三)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即使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可我已經知道這一切的真相了。我的心徹底的寒了下去,汪洋太可怕了!

    汪洋殺了阿泰之后,甬道里突然安靜下來。

    在場這么多人,誰也沒再開口,就連蝦伢子都不再吐信子了,

    這樣的安靜持續了能有半分鐘,就被汪洋推開阿泰的尸體到地上傳來“嗵”一聲為止。

    阿泰倒地之后,樊守就喚回了那些本看著阿泰的血蜘蛛。它們一走,本來躲在角落里的一些黑水蛭就迅速的朝阿泰的尸體上爬過去,吸食著他身上的血肉,沒有用十秒的時間,本來還活生生的一個人,身上就被黑水蛭圍滿。

    汪洋這會從襯衣的前胸口袋里拿出一塊真絲手帕,擦了擦匕首和他手上沾的血跡,再將目光移向我。

    我和他四目相對時,我蹙起眉頭,憤怒道:“汪洋,我又一次天真了。”

    我以為他會變好,真的會因為我接納守白守玉,結果,他表面上接納,背地里居然利用樊雅和阿泰來殺害我的孩子們!要不是樊守警惕性高,早有防備。這一刻,我恐怕只能抱著孩子的尸體哭泣了。

    汪洋聞言,薄唇扯了扯,朝我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來,“看來,我的計劃泡湯了。碧落,我還是賭輸了。”

    “你拿我孩子的性命在賭?呵呵……”我也笑了,“怎么樣才算是贏,怎么樣才算是輸啊?!”

    我真想扒開汪洋的胸口,看看他到底長沒長心?

    一個人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狠毒的地步?

    守白和守玉只是無辜的孩子們啊,他居然連他們都忍心傷害。

    “當你看到守白守玉的尸體后,你會悲痛欲絕,恨死樊守。然后我就可以趁虛而入了,這就是我贏了。只要贏了,我不但可以得到你,還可以讓你殺了樊守。一舉兩得……”汪洋說到這,伸手扶額,一邊搖頭一邊又道:“可我運氣不好,輸了……結果就是相反了,你恨我,這輩子都不會和我在一起,我之前那四年所做的努力,都白費了!”

    我被他這句話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伸手指著他,顫抖著身子,我感覺好冷。

    “老婆,你沒事吧?”樊守見我情況不對,忙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到我身上。

    當這件帶著他的體溫的西服外套罩在我身上時,我這才恢復一些,不覺的那么冷了。

    我抬頭望著一旁的樊守,眼眶一熱,淚水便奪眶而出了,我張開嘴,想和他說點什么,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老婆,之前我不告訴你,就是怕汪洋看穿,會節外生枝。我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所以……”

    樊守見我哭,開始著急和我解釋了。

    他估計還在擔心我會生他的氣,其實,我現在一點都不生他的氣,相反還很是感激他,感激他識破了汪洋的計劃,對我和孩子們不離不棄。

    “別說了,我不怪你。”

    我伸手捂住他的唇瓣,打斷了他要解釋的話語。

    樊守見狀,伸手將我的捂在他唇瓣上的手緊緊捏在手心,長睫俊眸里也露出了晶瑩的水汽,“老婆,那你肯原諒我了嗎?”

    “你給了孩子們第二次生命,已經彌補了之前所犯的錯,我為什么不原諒你呢?”我眨了眨眼,將眸中的淚水趕出,朝他認真的說道。

    此刻的樊守在我的眼里,第一次這么帥氣。可事實上,他此時,頭發有點凌亂,臉上還沾了血跡,襯衣上的衣扣更是解開到第三個扣子上,整個人都是亂糟糟的,并不是他最帥氣的時候。

    “太好了!”樊守見狀,開心的大笑起來,笑的時候,一把將我拉到懷里緊緊抱住了。

    被他這樣抱在懷里,讓我感覺好溫暖好溫暖,久違的安全感和歸屬感讓我覺得很幸福。

    但幸福總是短暫的,我們相擁還沒有一會,一抹沙啞虛弱的女音就傳了過來,“樊……樊守,要是時間可以倒流,我……我樊雅,寧愿……寧愿從未愛……愛過你……”

    樊雅的話越說到最后,聲音越小,直到聽不見為止。

    我和樊守幾乎同一時間轉過頭看向出聲處,只見靠在門邊的樊雅,身體漸漸潰爛的露出了白骨,此時臉上的肉已經沒有了,話音落下時,她的手一松,我才發現,她的手也早已潰爛成了骨頭。臀腰部已經爬滿了黑水蛭,整個人連同她肚子里的蠱胎,都已經沒治了。她徹徹底底的死了。

    看到這一幕,我沒有想象中那么開心。

    “都是蠱術害了她。”樊守深深的嘆了口氣。

    “不僅僅是蠱術害了她,還有她的性格。”我從樊雅的身上移開目光,望向汪洋那里。

    此時的汪洋倒是臉色歸于平淡了,他見我看向他,眸光閃了閃,卻沒說話。

    “接下來,就剩你了!汪洋,你還有什么臨終遺言要交代嗎?”這時,樊守也回過神來,整了整精神,朝汪洋看過去。

    汪洋卻不看他,只看著我,“碧落,如果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只要你說,你不要守白守玉,愿意跟我隱姓埋名,我現在就帶你走,再也不回來。”

    “汪洋,你夠了,我老婆是絕對不可能不要我們的。你死了這條心吧!”樊守不等我回答汪洋,就厲聲朝他吼道。

    “你吼什么?是不是不確定碧落會做出什么選擇,所以,你害怕了?”汪洋嘲諷的笑道。

    看到他這樣蔑視樊守,我心里很火,“汪洋,我不是你的良人,也不想做你的良人。如果你真的愛我,就放手吧。”

    “你這意思,就是拒絕我了是吧?”汪洋收了臉上的笑容,正色問我。

    我別過頭,懶得再和他多說一句話了。

    “哈哈哈……我真的沒想到,我汪洋到最后,居然還是輸給了樊守!我搞不明白,我汪洋到底哪里比樊守差,你就是不愛我呢?”汪洋捶著自己的胸膛,硬是捶的咚咚響,“我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其實一半原因是阿珠,另一半原因就是陳碧落你啊!如果我沒愛上你,我不會為了想要得到你,做出這么多的惡事來。”

    “你少把自己作惡的事情,怪到別人身上!”樊守看不過去他這樣說了,大聲打斷了他的話。

    汪洋冷哼,“如果沒有阿珠,我就不會來到大樊村,不會因恨殺了那么多的村民,更不會學到蠱術。如果沒有陳碧落,我更不會為了得到她,連活蠱術都不讓自己練,而是讓她練。只想著讓她醒過來,然后和我在一起。明明我的計劃很周密的,怎么每次的結果都是輸給你呢?真不公平!”

    “因為邪不勝正,所以,你才會每次都敗給我。汪洋,廢話少說,今天在這甬道里我們做個了斷!”樊守丟下這句話后,就松開我,朝汪洋那邊沖了過去。

    樊守一沖過去,蝦伢子就跟著爬過去,而且先前那些被喚回來的血蜘蛛,也從墻壁上往汪洋那邊爬去。

    汪洋見狀,慌忙往后退去,目光更是警惕的看著樊守的左手。

    因為那里還在滴血,汪洋現在什么蠱物都不害怕,唯獨害怕樊守血液里的抗蠱毒血清。他如果沾上的多,就和樊雅的下場一樣了。

    可很快,汪洋就退污可退,身子貼在了墻壁上。

    樊守見狀,嘴角一扯,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來,“汪洋,你這次真的在劫難逃了!”

    樊守即使發壞的邪笑,看起來也有幾分正氣,一看你就不是真正的壞人。

    汪洋被他這么一說,嘴里發出招蠱聲,他的脖子處,突然竄出幾個五顏六色的蛇頭來,一條條都在向樊守攻擊過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云南十一选五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36选7 20070904上证指数 棒球比分一般是多少 云南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 2009年股票指数 手上有闲钱如何理财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山西十一选五 新疆11选5 新疆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广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