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
盜墓小說網-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
南洋黑苗族 尾聲(二)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樊守這三個字說完,還捏了捏我的手腕,像是在暗示我什么,所以,我狂跳的心才平復下來。

    目光從他的臉上移到樊雅那邊,這時,樊雅身上的皮膚已經脫落到脖子那里了,因為穿著v領連衣裙的關系,所以,皮膚兜在衣領處,沒有繼續往下撕扯下去。現在她頂著血肉模糊的上半身跌跪在石門邊,不停的拍打著石門喊里面的阿泰救她。

    “阿泰,你這個混蛋……你不救我……你也得死!別忘了你身上中的蠱!”樊雅聲音已經變的很低沉,就像是被人捏著嗓子發出來的聲音一樣。

    許是這句話提醒了里面的阿泰,終于石門被打開,隨后阿泰出現在門內。不過,他的臉上露出極其詭異的笑容來,“樊雅,你也有今天!讓我救你,你簡直是做夢!”

    阿泰這話一出,我整個人都驚呆了,他不是很愛樊雅,為了她還利用玲子,接近汪洋,當他是蛟蛟,讓他從“傀體”里出來嗎?現在這是什么情況?

    但我并沒有在這些事情上繼續去想,而是往阿泰身后看去,我想看看孩子們在不在里面,然而,我一看,卻發現地上有兩具孩子的尸體!為什么說是尸體,因為,我看到他們的身體都是腫脹潰爛的,小衣服都撐的鼓脹起來了。并且他們還一動不動,所以,我敢肯定那是尸體!

    早上還活蹦亂跳的孩子們,現在居然成尸體了?!

    不……

    “守白守玉!嗚嗚……”我崩潰了,再也顧不得其他,一把將樊守推開,橫沖直撞的沖進這間密室,來到孩子們的身邊,頭一陣陣暈眩,明明地上趴著的是兩具孩子的尸體,可我硬生生看成四具、八具……

    腦海里浮現出守白守玉抱著我喊媽媽的畫面,還有他們吃著飯,朝我單純的笑著說爸爸送來的飯真好吃的畫面,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捏住,悶痛著。

    “這就是你相信樊守的結果!”就在這時,我的背后突然傳來汪洋責罵的聲音。

    聽到這句話,我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走了力氣一樣,猛地癱坐在地。

    看著孩子們的尸體,我耳邊卻不斷的重復著這是我相信樊守的結果這句話……

    我后悔不已,氣憤的抓狂,但更加的悲痛!

    趴在孩子們的身邊,我不知道先抱誰進懷里了。

    “媽媽對不起你們……對不起你們……”我終于忍不住心里的悲痛,痛苦的哭喊起來。

    胸腔里就像憋著一團火,漸漸的越聚越多,燒的我都快透不過氣來了。我后悔信了樊守!

    “哈哈哈,死了……樊守,我死了,有你兩個孩子陪葬也夠了!”樊雅這時候的聲音已經沙啞至極,卻還在猖狂的笑著。

    我聞言,如雷轟頂,理智幾乎在這一瞬間失去,胸口的那團火氣終于在這一刻爆開了,撿起地上的匕首,就朝靠在石門邊上,血肉模糊的人影沖過去,“賤人,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碧落!”然而就在我要沖過去殺了樊雅的時候,我猛地被汪洋一下抱在了懷里,“樊雅身上正在潰爛,你不能過去,否則,碰到她身上的血水,你也要會潰爛!別忘了,你身上也是有蠱性的活蠱人!”

    汪洋的話一出,我心猛地一涼,手里的匕首一松,脫落掉地,原來,樊守注射了抗蠱毒的血清,也是用來抗我的!

    難怪他之前不怕我身上的甲蠱蟲了!

    我猛地朝門口處站在那一動不動,一臉坦然的樊守瞪過去,顫音質問他,“他們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可以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

    明明沒想哭的,可這一刻,眼淚從我的眼眶里不停的往外冒出來。

    樊守見我這樣,皺了皺厚重的濃眉,目露擔憂的回視著我,“他們不是我的孩子!”

    他這句話驚了所有人!

    在場除了奄奄一息的樊雅,其他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向樊守,就連我也睜大了雙眼,“你在胡說什么,守白守玉就是你的孩子!我……我當初……”

    “守白守玉是我們的孩子,可是……”樊守猛地伸出還在滴血的手,指了指地上的兩具小孩子的尸體,一字一句道,“可是,那并不是我們的孩子!”

    那不是我們的孩子?

    我猛地一驚,于此同時,我也感覺到汪洋抱我的那只胳膊,猛地收緊起來,隨后他朝樊守問道:“你說什么?”

    “我說,汪洋你也該收手了。”樊守話落時,猛地舉起手,重重的拍了好幾下手,頓時,甬道前方的入口那里,嗖溜一聲,鉆進來一條花皮蟒蛇。不用猜,我都知道那是蝦伢子了。

    蝦伢子幾乎在十幾秒的時間里,就竄到樊守的腳邊,然后翹起頭來,對著汪洋和我的方向吐信子。

    樊守這時朝蝦伢子跺了跺腳,蝦伢子的的尾巴一甩,一下卷住我的腿腳,還不等我反應過來,我整個人已經被它從汪洋的手中卷起,拖拽到了樊守的身邊。

    “放開碧落!”汪洋不備我被卷走,反應過來,就要走過來救我,卻被樊守一伸流血的左手,給止住了步伐。

    一時之間,汪洋和樊守隔著三步距離,彼此互瞪對方,幾秒鐘后,樊守率先開口了,“汪洋,別再我老婆面前假惺惺的了,是時候以真面目見人了。”

    “這話應該是我對你說的!如果不是你剛才假惺惺的說讓碧落信你,守白守玉他們也不會死。”汪洋冷音道。

    樊守卻搖了搖頭,“你不是很聰明嗎?剛才我都把話說的那么清楚了,你為什么還不明白?”

    樊守這樣一問,問愣住了汪洋的同時,也把我給問的心中一詫。這時,蝦伢子已經松開了我,我忙扶著甬道的墻壁站好身子,深呼吸著看向樊守,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樊守隨后卻一轉頭,看向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血蜘蛛逼到角落里的阿泰,“阿泰,好歹我們師徒一場,真沒想到,你居然聯合外人,來害我的孩子們,幸好我事先早有防范,不然,這里躺著的兩具小孩的尸體,真的就是守白和守玉了!”

    我聞言,心中一喜,原來樊守早有防范了,難怪他之前再三囑咐我要信他,還很肯定的告訴我,守白和守玉很安全了。

    目光移向地上趴著的兩個孩子的尸體,仔細打量了一遍,最后發現,他們腳上的鞋不是守白和守玉失蹤前穿的鞋!因為汪洋走后,樊守讓人送來守白守玉的衣服和鞋子,我當時就讓他們換下了在地下室穿的舊鞋子。而這兩具孩子的尸體上穿的鞋子,卻是舊鞋……

    剛才我悲傷過度,根本就沒在意到這些細節,直到現在樊守說的這么明白了,我才知道,這兩具孩子的尸體,不屬于守白和守玉。

    樊守這話一說出來,汪洋猛地臉色一詫,先是打量了地上趴著的兩具孩子的尸體后,就朝阿泰帶著質問的眼神看過去。

    阿泰看到汪洋這眼神,立馬就雙腿打顫的跌跪在地,朝汪洋求救道:“汪神醫,他一定是在騙你,我真的按照你的吩咐,來到別墅然后……噗……”

    阿泰的話還沒說完,只見汪洋撿起我剛才掉在地上的匕首,猛地幾步走過去,就將匕首捅進了阿泰的胸口處,阻止了阿泰接下來要說的話。

    可即使阿泰沒把話說完,我也猜到了!

    阿泰和樊雅綁架孩子的事情,恐怕和汪洋有關系!不然的話,樊雅和阿泰怎么會那么巧的得知我把孩子帶到了汪洋家?而且又那么巧的在我去廚房的時候,把孩子帶走?肯定是汪洋給他們通風報信了!

    我也終于明白,為什么樊守會任憑樊雅他們殺了那些屬于王淑梅的保鏢了。估計,他在孩子們被綁架前,帶走了他們,然后,找來兩個替身孩子被樊雅和阿泰帶走的。因為阿泰和樊雅,都沒有見過守白和守玉,并不知道他們兩個長什么樣!

    想到這些,我后背隱隱發寒。這個汪洋,還是這么陰險狠毒……

    “你答應過我……要幫我解樊雅下的蠱……呃……”

    阿泰被汪洋一刀捅進胸口處后,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了汪洋一眼,最終用最后一口氣質問他,可惜,同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汪洋一把拽掉胸口的匕首,驟然斷了氣息,話依舊沒有說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欢乐生肖时时彩 街机千炮捕鱼旧版 湖北11选五前三直 2012年中超足球直播 白小姐论坛480111 百赢棋牌iso版官方下载 bf在线网球比分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直播app 咖啡厅与酒吧哪个赚钱 poe能赚钱么 大神棋牌金花版最新版 河南快赢481 极速飞艇开奖网是多少 大乐透走势 荒野之息冰冷药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 海南环岛赛